到底会有多少年轻人。

原标题:诗光年 · 9月12日 他们手挽手,接过星微的温柔。

临时车站

甜河

那时天黑得慢。

你还没熟稔告别的舞会,

到底会有多少年轻人,

贴着面,以细琐的狐步

缓缓从树丛中踱出,

收拢单薄的天色。

他们手挽手,接过

星微的温柔。车与马

皆从风尘过,道不尽

年少时的酸楚。

日影斜插,从安庆到上海

荡尽阶级性,你初次怀念

这般冷清清的光景。

有限世界蹁跹,掩饰

你钝感的南方口音。

爱哭甚于爱美,昏昏睡眼

淹留,犹疑时最婉转。

小楼忽已晚,相逢在

恹恹感官。发尾未掠的蓬松

仍有恋爱的甜味,辗转于

肿胀的交通与物候。

雨声愈大,你就愈虚心

在临时车站,排着长长的队

等缠绵的人次第出现。

|
甜河,1992年生于安徽。毕业于同济大学哲学系,暂居上海。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飞地》《上海文学》《诗歌月刊》等刊物,曾获未名诗歌奖、光华诗歌奖等。

* 本诗选自 《诗光年·飞地诗歌历》
九月十二日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