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先生的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原标题:三侠五义美名扬,白眉大侠世无双,乱世枭雄声犹在,世间再无单田芳

今日关注

2019亚洲杯赛程 1

2019亚洲杯赛程 2

2019亚洲杯赛程 3

2019亚洲杯赛程 4

2019亚洲杯赛程 5

2019亚洲杯赛程 6

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单田芳先生的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本报特派记者第一时间

赶赴北京进行采访

昨晚9时许,本报记者联系到单田芳的女儿单慧丽。电话中,她声音低沉,她说目前很忙,父亲已经过世,现在正在扶灵去八宝山,并建议记者9月14日上午到八宝山人民公墓,届时会统一接待。

从昨日到9月15日

北方晨报·印象鞍山记者

在北京进行全程直播,实时更新

送评书大师最后一程

十八年来,本报先后有不下10位记者采访过这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凡是采访过他的记者,无不为这位老人身上散发的激情,执着而又自信的光辉所吸引,他是钢城的骄傲,更是一代人心中永远的《白眉大侠》。

2019亚洲杯赛程 7

2019亚洲杯赛程 8

2019亚洲杯赛程 9

2019亚洲杯赛程 10

2019亚洲杯赛程 11

执着与坚持
患癌后仍录制20余部作品

2000年,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接受手术治疗后,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

2004年,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2012年,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2019亚洲杯赛程 12

单田芳先生博采众长,勇于创新,探索前人不敢涉足的评书题材,形成了独特的“单式风格”。从艺六十余年来,单田芳先生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他的评书作品不仅在国内,在海外华人中也有一定的影响,甚至被书迷形容为“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恩师如父!徒弟徐文祥追忆老师

鞍山是评书之乡,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传名录中,单田芳、刘兰芳都源于鞍山。单田芳离世的消息传出后,在电视台工作的徐文祥几度哽咽,作为单田芳的徒弟之一,他追忆单田芳时,用了四个字:恩师如父!

2019亚洲杯赛程 13

今年60岁的徐文祥是2014年正式拜单田芳为师的,也是单田芳从艺70年中,唯一举行正式收徒仪式接纳的徒弟。2014年在鞍山的胜利酒店,56岁的徐文祥和50岁的杨东玉拜师,成为单田芳的38、39位徒弟。

回忆起拜师的情景,徐文祥印象特别深刻,当时老师的腿已经患病,无法走动,但为了接纳这两位徒弟,特意从北京回来,坐着轮椅出现在收徒仪式现场。“师傅当天精神状态不错,与家乡曲艺界的朋友们侃侃而谈,还时常把大伙逗笑”。

2019亚洲杯赛程 14

“自古拜师都要给师傅准备礼物,我和杨东玉俩人买了一万多元的东西送给老师,结果拜师之后老师把我们喊了过去,特意取出一万元还给我们俩。”徐文祥哽咽着回忆,“当时他说,好好传承评书这门艺术才是最重要,让我们俩铭记于心。同时,也要监督老师,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们要畅所欲言,直接指出师傅的不足。”

惟一女弟子:“我俩生日就差一天”

单田芳之前在鞍山收过一个女徒弟,也是他的大徒弟,名字叫郭燕娟,如今是辽宁省公安厅内保总队的高级警监。说到最后一次见面,是师父83周岁在鞍山过生日的那一天。师父曾经说“我过生日你总是第一个知道。”郭燕娟笑了,说其实自己跟师傅的生日就差一天。她是十月初十,师傅是十月十一。

2019亚洲杯赛程 15

对于她来说,师傅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优秀艺人。艺术境界达到那么高了,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但为人仍旧那么低调、宽厚。昨晚她得知师父去世的消息后,已经打点行装,出发去北京送师傅最后一程。

省曲协主席:“评书界痛失一位精神领袖”

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对单田芳先生的逝世深表痛心和遗憾,“他在患病后仍然不忘评书事业,直到身体不堪重负,才放弃了录制,可以说是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

崔凯回忆说,2015年单田芳先生在鞍山办了一次大寿。当天,鞍山曲艺界人士悉数到场。因为要赴外地演出,崔凯和郝赫老师、张千老师提前一天给单田芳先生暖寿。“当天我们几个人和单田芳先生在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提及了很多往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穆凯难忘又悲痛。

2019亚洲杯赛程 16

“当年辽宁的四位评书大家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已去其二,评书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只剩下刘兰芳和田连元二人”,穆凯悲痛地说,单田芳先生的去世,让评书界痛失一位艺术精神领袖。

刘兰芳微博上悼念:“异常悲痛”

2019亚洲杯赛程 17

与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并称为“当今评书四大家”的刘兰芳在微博上悼念称,“惊闻单田芳先生做古,异常悲痛。我与单田芳先生相识六十年,在鞍山曲艺团一起工作三十多年。几十年来风风雨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单田芳先生艺术精湛、特别勤奋,他把毕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评书艺术上,创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评书作品,对评书艺术做出了卓越贡献,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评书的传承人,他的去世,是评书界的损失。单田芳先生千古!刘兰芳、王印权缅怀!”

评书名家张全友:“老哥哥,一路走好”

得知单田芳病逝,鞍山市评书名家张全友十分悲痛。他与单老工作几十年,称其为自己尊敬的老大哥。在与记者交谈中,张全友几度哽咽。

2019亚洲杯赛程 18

近些年,单老回鞍山很频繁,家就在立山皇家马德里小区。“他夏天喜欢待在鞍山,冬天回北京。他每次回鞍山,都要找当年的老朋友叙叙旧。”单老待在家里喜欢看书,轻易不出门。张全友约他出来吃饭,劝半天才劝动。“去年我去单老家看望他时,他正躺在沙发上看书,见到我他特别高兴,愿意跟我聊天,他说我一来他能年轻好几岁。”

张全友叹了口气,没想到这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张全友称,他之前还与单老联系,询问其身体情况,并问何时回鞍看看,当时单老表示,“等身体好些,就回去。”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般噩耗。“愿我的老哥哥,一路走好。”

合作伙伴今日抵京吊唁

得知单田芳去世的消息后,曾在鞍山与单老合作的伙伴都显得悲痛欲绝。今日,这些单老的合作伙伴将抵达北京,送单老最后一程。昨晚7时,单老曾经的合作伙伴李涛等人一直在商量:什么时候去北京吊唁、怎么去、都谁去,做什么样的挽联……

李涛告诉记者,2015年时通过朋友的介绍有幸结识了单老,原本他们都很喜欢评书,特别是喜欢单老讲的评书。大家觉得应该在鞍山开一个单田芳评书茶楼,将单老的评书传承下去。
单老因为年岁已高,再加上身体不是太好,便隔三差五到茶楼进行评书演绎。有一点是雷打不动的,单老讲评书时从来不收取任何报酬。

2019亚洲杯赛程 19

在这间茶楼里,单老说过《三侠五义》、《隋唐演义》等片段,每次说书时都座无虚席。后期由于身体原因,单老来茶楼说书的次数渐渐减少。

听说单老因病在北京去世后,李涛等人泪水涟涟:“老爷子的品行和德行永远都是我们的榜样,不仅是评书说的好,更重要的是告知我们做人的道理,行得正、走得直。那段时间,我们受益匪浅。”

痴迷单田芳评书 把乘客拉过了站

鞍山出租汽车行业雷锋车队司机李庆良得知单田芳去世的消息,坐在车内的他悲痛不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今年52岁的他,开出租车已经20多年。李庆良打小就爱听评书,对单田芳的《乱世枭雄》
、《白眉大侠》、《童林传》、《隋唐演义》等作品如数家珍。

2019亚洲杯赛程 20

“开了出租车后,他更是离不开评书,一边拉活儿一边听评书,已经成为他和许多同事工作时的常态,有时候听书入迷都错过了乘客下车的地方。”李庆良感叹,单田芳的评书带给他的已超出曲艺本身,令他获悉历史传承及学习做人的哲理。

单老希望鞍山曲艺茶楼传承经典

鞍山笑傲江湖曲艺茶楼的老板娘姚琳琳说,在2016年9月底的时候,茶楼开业,单田芳老师也应邀参加了开业典礼。开业当天,因为单老身体的原因,行动不太方便,是坐着轮椅来的,他为茶楼录制了庆祝开业的VCR,希望茶楼能把曲艺文化传承下去。

姚琳琳告诉记者,单田芳的女儿就住在她家对面的小区。开业之后,单田芳的女儿和鞍山曲艺家协会的很多人都会经常到茶楼坐坐。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想在白天的时候设立评书专场,但因为鞍山地区能够讲长篇评书,并且讲得好的人并不太多,加上单田芳当时身体状况不能上台表演,所以评书专场就一直拖着没有办成。

2019亚洲杯赛程 21

三侠五义美名扬,

白眉大侠世无双,

乱世枭雄声犹在,

世间再无单田芳。

评书艺术家单田芳今日下午在京病逝,享年84岁!本报特派记者已急赴北京

午播钢都 | 怒!女网红遛狗不拴绳,殴打孕妇致先兆早产!最新通报来了…

北方晨报/印象鞍山记者李军 康欣 常琳
崔治

新媒体编辑:王璐返回搜狐,查看2019亚洲杯赛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