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工业产品就是从这些泰晤士河边的码头远销全球的。

  今天伦敦的船坞区(Dockland)是一个繁盛的特色地段,商人和艺人、美术馆和健身房、学校和银行混杂其中。这里有着明显码头特色的建筑和摩登光鲜的年轻人,替文绉绉的老城伦敦添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外地人恐怕很难在这儿找到它曾经一度衰败的痕迹。

  集装箱毁灭千年繁荣

图片 1  早在罗马人的时代,伦敦泰晤士河边上就有很多从远方到来的船只,可以说是英国最早的重要港口。罗马人的离开没有让泰晤士河上的船不再来。英国这个国家的崛起,反而使之成为了更为重要的进出口港。这里见证了大英帝国作为世界上最强的工业国家和航运国家的光辉。工业革命之后,英国的工业产品就是从这些泰晤士河边的码头远销全球的。全球各地的货品也是从这儿上岸,来争市场。从航运业衍生出来的服务业、二级工业,把河边变成了闹市。上一个世纪60年代初伦敦的船坞区还在急急忙忙地加建船位和仓库,但是时移世易,到了60年代末这儿就变得一片萧条。

  当时由于集装箱的出现和世界范围内航运业的改变,泰晤士河边的码头一下子就变得没用了。在这儿生活的工人、老板都必须要面对这看不到尽头的冷清。从前是忙不过来,现在是人浮于事。老板们要改变策略接受集装箱也不可能,根本没地。不断上升的工钱、伦敦市中心繁忙的交通,也都不利于这里变成集装箱码头。要保持繁荣,旧路是没有了,必须要找到新路。

  起死回生的新思潮
  不过可说幸运的是当时关于城市发展的新思路已经悄悄展开,并且进入了立法阶段。1968年的“市镇和郊野法”在体制上确立了公众参与施政的权利。在公众权利高涨的情形下,有不少新的交通政策和计划,使公众出行更为方便。同时也改善了不少地区的交通状况。1972年的“本地政府法”重新画了行政区,通过对所属计划的取舍,把流出了城市的财政资源取了回来。1977年的白皮书强调了在工业、住房、商业上私人财团参与的重要性。1978年的“城市核心地区法”赋予了一些地方管理机构重新发展的权利。在这条法例之下,权到财到,设立了“市区计划”(TheUr-banProgramme)。“市区计划”最终成为了每年为10000个城市计划买单的大户。通过这些举措引起了更多人对市区重建的关注。

  1980年的“地区政府计划和土地法”把半官方的“市区重建局”引进了人们的视线。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又以“市区政策”取代了各个地方政府的“地方政策”,使扭转市区衰败的政策得到广泛的推行。市区重建的手段通过官方的立法、半官方的执行、私人财团的投资参与,慢慢从政府包揽,变成了市场主导。被视为这些手段的正面结果的就是泰晤士河边上的船坞区。

  今天让人侧目的破败马路没有了,人们看见的是重又清澈的泰晤士河水和上面的帆船。这里还有达到奥运标准的划艇赛道、帆船训练中心、全伦敦最大的展览中心、东伦敦大学、伦敦市区机场和一套一居要卖20万英镑的公寓房。四通八达的轻铁,别具特色的地区景观,也使船坞区里的居民变得更多元化。把“Dockland”输进“Google”看看,你就知道一个老区也可以多姿多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