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泰斗单田芳去世。

原标题:他的声音一听就上瘾!评书泰斗单田芳去世,2亿人听过他评书

  本文3310字,阅读完需要11分钟

逝者

图片 1

单田芳(1934-2018),1934年12月出生于曲艺世家,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其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醒木一拍,折扇一展,说古论今,抑扬顿挫。从艺六十载,一代评书大师单田芳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曾陪伴几代听众成长。人称“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今日(9月11日),单田芳女儿单慧莉向南都记者证实,父亲因心脏衰竭,抢救无效,于当天15时30分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离世,享年84岁。

单慧莉还在微头条发消息称,“父亲今日走了,追悼会定在15号周六上午八宝山(殡仪馆),谢谢大家的关心”。

自此一别,留下作品万余集的单田芳那标志性的“上回说到”再无人接,“下回分解”已成绝响。

离世

离世

刘兰芳、六小龄童等微博悼念

9月11日,单田芳的女儿单慧莉告诉南都记者,父亲已病3个多月,当天下午是因心脏衰竭,抢救无效离世,“走得突然,也没留下什么话”。

图片 2

没错,单田芳的评书就是我们小时候中午的“下饭菜”之一。

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理肖建陆向南都记者表示,单田芳曾于2000年罹患胃癌,手术后挺了过来,但近年癌细胞有所转移,“今年春节后,单老就住院了,身体时好时坏,一直在休养。最近几天急转直下,经过抢救还是没留住他,因器官衰竭离去”。

“惊闻单田芳先生做古,异常悲痛。”9月11日下午,得知噩耗后,与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并称为“当今评书四大家”的刘兰芳发微博悼念。

图片 3

惊堂木一拍,白纸扇一抖:“咱们言归正传!” 这是单田芳留给人们的经典形象。

刘兰芳说,她与单田芳相识六十年,在鞍山曲艺团一起工作三十多年。几十年来风风雨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单田芳先生艺术精湛、特别勤奋,他把毕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评书艺术上,创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评书作品,对评书艺术做出了卓越贡献,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评书的传承人,他的去世,是评书界的损失。单田芳先生千古!”

六小龄童也发微博称,“评书艺术大师单田芳先生的病逝是我国评书艺术界的巨大损失,深感痛惜……他生前精心演播的评书《西游记》也已经成为永恒!”

图片 4

微博粉丝纷纷悼念老爷子。

《三联生活周刊》资深主笔、作家王小峰还记得,有次去廊坊采访单田芳,出了高速路,打电话问他怎么走,电话那头是熟悉沙哑的声音:“出了高速路往前走,打听一下东方大学,这地方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得知单田芳离世,王小峰又想起这段经历,在微博感慨,“评书的最后守护者的离开,意味着这门艺术也要消失了。”

坎坷

出身曲艺世家,被迫辍学说书

1934年12月17日,单田芳出生于辽宁营口一个曲艺世家。他的外祖父是最早闯关东的民间艺人之一,父亲是弦师,母亲、姨母还有许多亲人都是鼓书艺人。

自小目睹卖艺赚钱的艰辛,单田芳从没想过继承衣钵,“在台上指手画脚,摇头晃脑,让人家品头论足,我觉得不自在。尤其我们家三亲六故全都是说书的、唱大鼓的,所以我想改换门庭,学工学医。”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如愿考上东北工学院,却得了场大病,再加上家庭遭遇变故,不得不辍学回家。家人劝他,何必舍近求远,干脆说书吧,“无奈之下,我才被迫说书。”

之后,他拜评书演员李庆海为师,走上说书之路。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从此崭露头角。

图片 5

青年单田芳。

后来,单田芳从鞍山来到北京,成立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为北漂一族。他的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水浒外传》等评书。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09年,他被定为“评书”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

单田芳曾出版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他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勤奋

三点起床备课,做梦都在说书

自1995年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算起,肖建陆与单田芳合作已二十余载。

肖建陆告诉南都记者,从艺六十余年,单田芳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涉及题材非常广泛,“现在,全国还有五六百家电台每天都在播单老的评书。”

图片 6

单田芳略带沙哑的声音,让很多粉丝念念不忘。

据有关部门调查,单田芳最火的时候,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听单田芳的评书,他的听众将近2亿人。有人说单田芳的评书跟毒品一样,千万别沾,沾上就上瘾。

肖建陆说,单田芳的高产与他的勤奋密不可分。“录书的时候,他每天三四点钟就起床,点根烟,沏杯茶,就开始备课。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录七八集书。”

肖建陆向南都记者强调,无论是电视表演还是录制音频,单田芳从来都是脱稿说书,“看稿会分神,所以他总是把所有内容背得很熟,从不看稿,确保表演的流畅性。”

据介绍,单田芳创作一部评书的方式是,先把故事看一遍,理清故事脉络,看第二遍时,琢磨哪里该加故事,哪里该省略。看第三遍时,基本上就该记人名、地名、年代和时间。

每当被人夸记忆力好,单田芳都笑言,他的大脑和常人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一段评书约25钟,那内容我是怎么”背”下来的?说书人都是脱稿工作,靠得是即兴和临场发挥,像人名、地点需死记硬背!”

图片 7

从艺六十余年,单田芳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

当被问及怎样才能把评书说好,单田芳曾在其微博回答,“无论哪个行业都出精英,干一行要爱一行是最重要的。要问我说评书何以招人爱听?我总结——用心去说!”

几年前,单田芳还曾写博客回忆自己初次登台前刻苦练习的经历,“我这个人有股子钻劲儿,一遍不行两遍……每天练习,后来脱稿说。一天下来通身是汗,毫不夸张地讲连做梦都在说书。”

他还总结,“一个人不要有惰性,不要心疼自己,更不要有任何依赖;只要勤奋,看到和挖掘自身的潜力,充分相信自己!你一定成就大业。”

时髦

时髦

刷微博看韩剧,还为网游代言

守护传统曲艺的同时,单田芳一直紧跟时代,年轻人喜欢的那些“时髦玩意”,他基本都没落下。

2006年开博客,2010年开微博,单田芳乐于和书迷们在线互动,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也常常有问必答。

曾有不少书迷问他,为何不把金庸作品编成评书,单田芳曾在微博回答:“其实我跟大家一样喜欢金大侠作品;爱看金庸系列电视剧。我们这行讲的是”再创作”,而金的作品近乎完美”风雨不透”,没有空间发挥。老版的射雕、天龙八部、雪山飞狐,还有古龙的陆小凤我都喜欢!”

接受媒体采访时,单田芳还透露,他喜欢迈克尔·杰克逊,“一看他的MTV就激情澎湃”,罗大佑的歌他也很喜欢,“他的歌词写得好,很白话很有味道,我没事儿喜欢哼哼。”

图片 8

单田芳和小粉丝合影。

韩剧流行的时期,热播的《大长今》、《蓝色生死恋》、《我叫金三顺》等,单田芳也因好奇看了个遍,“看完之后我挺感兴趣,我觉着韩国别看国家不大,文化十分发达,特别是吸引人眼球的是靓男俊女。”

单田芳关门弟子肖璞韬曾透露,“师父还特别喜欢看国产电视剧,近年的几部大剧《芈月传》、《琅琊榜》都看,知道的明星比我都多。”

年轻人喜欢的综艺《中国好声音》、《汉字英雄》等,单田芳也没错过,有时还会发微博写写观后感。

单田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所有的新事物,我都很感兴趣。他们的演出我很欣赏,有好东西我随时都可以吸收用到我的评书上。作为观众,我也希望他们能不断创新,给我们带来更多的艺术享受。”

甚至,2012年,单田芳还因代言一款网游备受关注。单田芳解释,网游不是洪水猛兽,代言游戏是为推广中国传统文化,“任何娱乐方式只要适度,就不会玩物丧志,我自己也不反对孙子孙女课余时间玩游戏,只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就够了。”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刘苗

图片:网络资料图

作者:刘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