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塔为SAM找来了一个证人

大爱无边,说得伟大高尚,却敌不过这对父女的真情流露,我都数不清,也记不起,自己哭过多少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了。当看到SAM那善良的表情,LUCY那天真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要流泪,心里很想去帮帮他们。
电影里其实没有什么坏人,大家都是出于一片善心去做好一件事情,只是出发点不同而已。
有谁能够说得清,怎样的决定才是最完美的决定?我想,这应该留待当事人去选择,而不是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我们都不是上帝,凭什么以为这就是最好的安排?
当所谓维权组织自以为是地认为物质与教育,才是LUCY成长所需要的时候,影片直接与间接地提出两个反证,一件是在法庭中,丽塔为SAM找来了一个证人,一个有成的女医生,当年就是在一个智商只有70的母亲养育下成才的;另一件就是在生活中的丽塔,即便有再丰富的物质生活,丽塔却无法与儿子更好地进行对话,不开心分明写在她儿子的脸上,豪宅并没有发生什么作用,反而显得他们距离更远。像里面所说的,我跟父母的关系与我今天的成就,与会不会那张乘法表没有关系。
其实SAM只是有一点迟钝,有一点天真,但其实他并不笨。他有明确的价值观,他的生命就来源他的钻石。他心地善良,他不会撒谎,即使当LUCY为了他们的利益撒谎时,他也很慌张地在镜头前让LUCY不要这么做;即使LUCY每夜跑去找他时,他也很老实地遵守法庭规定把她送回寄养家庭,甚至这里很讽刺地有一句对白:你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就是维权组织的口吻,这是他们的标准他们的以为。SAM并不笨,他会争取自己所有的。他执着地坚持要找最好的律师,最终把丽塔感动得一塌糊涂,甚至改变了丽塔的生活态度;他跟星巴克的老板讲价,需要调升为冲咖啡的,以便获得更高的薪水来支付律师费;他搬到LUCY的附近,为了能更接近LUCY。
美洲杯文化,当然,不能不说那个小精灵,若是没有她,这部电影会失色不小,也不会惹得我一直哭个不停。她长得那么可爱,又那么聪明,最重要是和她父亲一样的善良。当她开始明白父亲与别人有所不同时,她甚至拒绝学习,说如果你不会,我也不要会。她跟SAM说,你是如此不同,所以我是如此幸运,因为没有爸爸能像你这样天天带我去公园。当面对监视器,LUCY大声呼喊,你们听见了吗?你们为什么不记下来?除了你,我不要任何人做爸爸。当被问到你需要的是否会远远多于你父亲给予的,LUCY回答了一句,我需要的是爱,如果没有真心无条件付出的爱,再多的物质再高的教育都不能代替。
我在想,其实像类似的电影一直以为都很多,最经典的当然可数是阿甘与雨人,同样讲述智障人士的电影,却没有如此感动过。或许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细节,让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就被击中。也许生活中,我们都常常防御得太过火,没能够去体味过生活中的美好。在一个虚拟的故事中,终于能摘下面具,放心地去感动。但是我明白,在此之外,我仍旧会选择包装起来去面对现实。
证明,当面对法庭,SAM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好父亲。他找来自己的五人组来证明,可是他们没有说出世俗人们所需要的证明,他们跟SAM一样是智障,他们只能单纯地告诉丽塔,SAM是一个好父亲。为什么要证明?这明明就是一个事实。丽塔跟SAM说要找一个有大学毕业甚至学位的人来证明他是一个好父亲。这里又是一个讽刺。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非得要别人来证明。如同我们常常要考这样那样的证书学历,反正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让别人说了算吧。迷茫是我常有的一种感觉,也许在许多人心目,无法定位是一种常态吧,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应该如何应该怎样,是通过别人来告诉我们的,而不是自己意愿选择的结果。
对比之下,心里很惭愧。因为SAM他拥有最善良的品质,他不会说谎,他会爱,他有责任心,他待人真诚,他做事很认真。这些其实我们都应该明白,应该学习的,可是却常常被我们丢弃一旁,忙着用计算来去实行。因为害怕伤害,所以有时候我们选择先去伤害别人;因为害怕被欺骗,所以选择先去欺骗别人;因为害怕失望,所以选择不去付出。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我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感动,或许导演的初衷很单纯,又是我想多了而已。
披头士的歌调贯穿了整部电影,单纯的曲调,正应了SAM简单的心灵。单纯是这部电影的主色,其实每个人都很善良,在SAM的感染下,每个人心里面善的一面被激发出来的,没有人能够硬起心肠来拆散他们。结局没有确实的答案,但必定是幸福的吧。寄养家庭的放手,让睡梦中的LUCY重回SAM的怀抱,唯一的是希望LUCY醒来的时候是在爸爸的身边。大公园里,LUCY与SAM,丽塔与她的儿子,寄养家庭的那对夫妇,还有SAM的五人组,统统来看他们的球赛,蓝天绿草,充满了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