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目的只要不改变

时隔一年,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不同于第一次观看时的草率,这一次看得很仔细,也很动情。

看起来约翰是一个相对孤僻的天才,内心却常常对人际关系怀有恐惧,甚至逐渐臆想出三个角色来支持自己的生活,乃至无法辨明真假。相较于其他同病症患者幸运的是他拥有不断给予他信任的妻子和环境,正是这些支持使这个怯懦的人选择放弃药物治疗,放弃过高的自我预期,寻求平和的内心力量拯救自己,回应信任。

在阿德勒的理论中,并不存在弗洛伊德与荣格的人格理论,他更坚信的是产生这些人格的目的性。人格的产生往往只是为了顾全自己的整体合理性,正是如此,乃至现在的医学都无法根治这类病症,毕竟产生这些人格的目的未曾改变。如同纳什,他产生这些人格,是为了慰藉内心的情感,让自己拥有知音寻求交流,拥有女性寻求慰藉,拥有任务寻求成功。他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怀着过高的预期,期望以此弥补人际关系的弱项。他想让自己变得重要甚至伟大。这个目的只要不改变,那幻觉就始终难以摆脱。目的的过高与无力实现终究将他累垮。

他在接受药物治疗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性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退化,这种打击是空前的,他选择放弃治疗。因为他爱他的妻子,不愿让他的妻子受苦。然而他的目的仍是局限在消灭虚假来拥抱真实,他再一次陷入幻想,甚至差点淹死自己的孩子。妻子的恐惧与离开终于让他痛下决心改变,也由此逐渐改变了他的目的。‘’如果整个世界都是虚假的了,那就请拥抱那份最真实的爱吧‘’,这是他妻子给他的力量,一种崭新的向往现实温暖,重返现实的力量。

他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与他人进行交流,做好自己的人际关系课题,尝试着忽略内心的妄想,不以他们为目的。多年后的他,获得了诺贝尔奖,收获了人们的尊重,但也仍然无法使人格消失,但那是否是件坏事呢,他们终究是他内心的某种需求,不可取代。他所能做的也只是不要喂他们,让自己强大起来,高过内心的壁垒,尽可能尝试与他人交流,改善自己。也许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却也不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ng走火大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