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里的最后一声枪响

当我一开始看到导演通过双线叙事Alyssa和James不断交替自白,我以为这是一个“when
I first saw him,I
flipped”式的爱情故事,只不过把主角换成了两个更加社会边缘的人物,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悸动的心》的水平。直到,他终于杀死了第一个人,诓骗观众的《怦然心动》画皮瞬间褪去,《穷山恶水》、《天生杀人狂》似的末路狂奔现出原形,情形越来越不对,当最后的镜头明显致敬《四百击》的时候,导演的心意昭然若揭。

“我们在变好,世界却觉得我们在沉沦”

对于成年的恐慌,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不断压迫、催促着他们出逃。“出逃”似乎是西方叙事中的典型母题,是长大成人的第一步,当一切都在脚下,他们无拘无束,他们唱着笑着体验着这片刻的自由,可短暂的欢愉过后是无穷尽的问题,就如同《毕业生》里最后渐渐消失的微笑。第三集汽车燃起的一把火割裂了他们与过去的生活,那时候James知道,他回不去了;杀死变态的第二把火,较低了他们被社会接纳的可能;碾死小狗的最后一把火,是Alyssa对父亲——最后一个证明她与社会有联系的人——的绝望,他们最终彻底抛弃了社会。《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和我喜欢的另一部同样题材的电影《sing
street》不谋而合地选择坐船去远方作为结尾。“海”在这里象征着“洗礼”的仪式,渡过了这片海,就是重生,洗去所有罪孽。他们可以去外国、去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他们可以当作从没有发生,他们可以把一切重新来过。然而在导演访谈中,《sing
street》原本设计的结局是他们淹死在海中,在《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里他在海滩上奔跑,看似广阔而没有边际,看似自由的海水,却像是一个囚笼,根本就不能“渡过”只有绵延无边际的绝望。《四百击》中安托万穿心的直视,《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里的最后一声枪响。都是扼住咽喉的手,让人无法呼吸。

他们明明在变好,Alyssa和James这段畸形又单纯的恋爱中,我渐渐看到James居然开始有了感情,也发现Alyssa居然也可以开口讲“对不起”。他们奇迹般地舔舐着伤口,互相拯救。这些本该由父母、教师、社会组成的保护膜,却变成了束缚、伤害他们的荆棘;本应该起到治疗、帮助他们的人们,却成为了逼着他们走向绝路的幕后推手。在大人的世界里,他们没有故事,没有改变,只有证据没有情感,只有成年或者未成年。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些所谓的成年人真的比十八岁的孩子更懂得生而为人的意义?
就像安托万最后不停地奔跑,对于成人世界的恐慌,全都留在了安托万的那一双眼睛里。就像《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里说的那句:“在一个混乱的世界中疯狂,疯狂的那个人才是唯一清醒的。“
他们也许才是清醒的,他们才是现世的良药。

暴力、边缘的主角、公路之旅,这些风格化元素解构、柔化了这部电影的严肃议题,但我们拨开这些夺人眼球的元素,我们看到的是一个
“问题青少年的教育缺失”。一部真正优秀的电影总有极其突出的审美趣味,包括配色、音乐、服化,但它讲述的核心主题一定是普世而引人思考的。我觉《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做到了,I like it。

题外话,我超喜欢女主角说black、dad不用元音/ae/,不需要调动面部肌肉(就是那些制造微笑的肌肉)只需要饱含怒气,张开大嘴发/^/,极其果断、饱满又决绝。美丽的英式英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凯撒不爱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